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概要

此书主要讲述鹦鹉螺号潜艇的故事.1866年,海上发现了一只疑似为独角鲸的大怪物,阿龙纳斯教授及仆人康塞尔受邀参加追捕.在追捕过程中,他们与鱼叉手尼德·兰不幸落水,到了怪物的脊背上.他们发现这怪物并非是什么独角鲸,而是一艘构造奇妙的潜艇.潜艇是尼摩在大洋中的一座荒岛上秘密建造的,船身坚固,利用海水发电.尼摩船长邀请阿龙纳斯作海底旅行.他们从太平洋出发,经过珊瑚岛、印度洋、红海、地中海、大西洋,看到海中许多罕见的动植物和奇异景象.途中还经历了搁浅、土著围攻、同鲨鱼搏斗、冰山封路、章鱼袭击等许多险情.最后,当潜艇到达挪威海岸时,三人不辞而别,回到了他的家乡.

鉴赏

本书主人公尼摩是个有正义感的反抗英雄,他对民族压迫和殖民主义极端痛恨,向往民主与自由.反抗失败后的尼摩选择了归隐大海,他曾经对阿龙纳斯说“海上极度太平.海洋不属于暴君.在海面上暴君们还能行使不公平的权利,他们可以在那里战斗厮杀,把陆地上的种种恐怖都带到海面上来.但是,在海面以下三十英尺的地方,他们的权利就不起作用了,他们的影响就消失了,他们的势力消失得踪影全无”.他甚至宁愿葬身于大海深处,在安静、不受鲨鱼和人侵害的珊瑚坟墓里长眠.大海给予了尼摩以平静和心灵的抚慰,但却无法驱逐他内心深沉的孤独感,只有在管风琴编织的梦幻中,他才能得到片刻的陶醉和安宁.因此,长期与世隔绝的生活使尼摩变得冷漠、残酷、不近人情,他反对奴隶制,向往自由,却还要将他的暴力强加于人,他时不时把阿龙纳斯一行囚禁起来,强迫他们睡觉,并且强制他们永远留在鹦鹉螺号上.对殖民者的痛恨使尼摩由一种愤世嫉俗的情绪转变成了时间也无法磨灭的深仇大恨,这种扭曲了的畸形的仇恨促使他展开了疯狂的海上复仇计划.他领导船员击沉了一艘又一艘战舰;他亲手制造了一场大屠杀,并且亲眼看着爆炸的战舰和上面的受难者一点一点地沉到海底.他已经从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伸张正义的人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残酷的复仇者.然而另一方面,尼摩又是一个有博爱之心的勇士,有着为人类献身的崇高精神.他请求阿龙纳斯教授为伤势严重的部下治疗,面对水手的死尼摩甚至情绪激动地留下了眼泪,并且为他举行了庄严隆重的珊瑚王国的葬礼;看到印度采珠人被鲨鱼袭击,他“奋不顾身地站了起来,拿着匕首直朝大鲨鱼冲去,和鲨鱼进行肉搏”,还慷慨地送给采珠人一袋珍珠维持生计.虽然脱离了世俗社会的生活,尼摩仍然以慈爱之心关注着被压迫国家的人民.他定期地将装有金银财宝的箱子交给固定的联系人,为殖民地人民的反抗斗争提供物质援助.不管迫使他到海底寻求自由的原因是什么,他首先是一个人,他仍然为人类的痛苦而忧伤,对待所有受到奴役的种族和受奴役的人,他都是慈悲为怀的.正如尼摩对阿龙纳斯所言:“我是站在被压迫人民的一边的,现在如此,而且,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永远站在被压迫国家人民的一边!”在爱与恨、怜悯与复仇之间挣扎的尼摩是矛盾的,更是痛苦的,而造成这种痛苦地根源正是殖民者的无情压迫与奴役,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并没有对其进行详细的描述和展现,然而从零星的对话和情节中,殖民主义者的残酷暴行已经暴露无疑.尼摩船长是鹦鹉螺号的灵魂,他是作家心目中的反殖民主义和反帝国主义的英雄.他虽然与世隔绝,营造了自己的理想王国——海底世界,以逃避人类社会的邪恶,却因仇恨而最终导致了自我毁灭.作家借尼摩船长这一形象,沉重地谴责了殖民主义战争及其罪恶.

评论